仁科

專家委員會高度重視

時間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屏東縣   來源:唐山市  查看:  評論:0
內容摘要:“我對提請的懲戒事項有異議,要求聽證。”8月3日,遼寧省法官檢察官懲戒委員會即將召開第一次懲戒工作會議。會議前夕,懲戒委員會卻收到了一份來自某基層檢察院檢察長李明(化名)的&l

“我對提請的懲戒事項有異議,要求聽證。”

8月3日,遼寧省法官檢察官懲戒委員會即將召開第一次懲戒工作會議。會議前夕,懲戒委員會卻收到了一份來自某基層檢察院檢察長李明(化名)的“聽證申請書”。

這是遼寧省法官檢察官懲戒委員會設立以來首次收到的聽證申請,專家委員會高度重視,立即組織聽證初審。

微信圖片_20200826094423

初審核后,全體大會正式展開討論。

一場“車輪戰”會議持續到約當天晚上7點左右才結束。

懲戒委員會對全省7名檢察官、15名法官懲戒事項進行審議并票決,最終對其中18名法官、檢察官提出懲戒意見。

李明的聽證會結果如何?懲戒委員會是如何運作的?法官檢察官的哪些行為會被懲戒?懲戒過程首次全程公開——

14份法官懲戒意見是如何提交的

雖然準備充分,但向懲戒專家委員會匯報那天,遼寧省法官懲戒工作辦公室負責人周劍峰還是有點緊張。

他拿著14份、30多頁的懲戒意見,即將面對來自7位專家的“靈魂拷問”。

由省委政法委相關負責人、學術界、律師協會、法檢系統代表等7名經驗豐富的“行家”組成的懲戒專家委員會,在召開懲戒委員會大會前,會對法官、檢察官懲戒辦公室上報的懲戒意見進行初步審查。

“案件經專家委員會票決后會作出初審意見。”專家委員會成員、沈陽市城郊地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肖爽介紹,初審決定將會在懲戒委員會上進行審議,以票決方式形成最終懲戒意見。

“專家組問得極其詳細。”這讓周劍峰始料未及。反復確認的材料,在專家委員會成員眼里,還是有很多細節需要核實。

“這位法官在辦案過程中,收受當事人禮物,有明確的時間、地點、方式、人員等嗎?”

因為事情比較久遠,周劍峰現場打了30多個電話反復與地方法院、了解情況的同志、監察室的同事等多方進行核實確認。

“第二天我向專家委員會補交了相關案件的細節材料,這才通過專家初審。”

7月以來,周劍峰的神經一直是緊繃的,幾乎每天都加班到深夜。

遼寧省法官檢察官懲戒委員會馬上要召開第一次懲戒工作會議,屆時,將對故意違反職責、存在重大過失并造成嚴重后果等法官、檢察官提出懲戒意見。

作為遼寧省法院懲戒工作辦公室負責人,周劍鋒需要在開會前,向懲戒委員會秘書處、專家委員會、和懲戒委員會逐一提交匯報法院系統的懲戒人員名單和意見。

“此次主要對違反辦案紀律和廉潔紀律這兩方面的線索進行排查。法院系統需要摸排人數多、牽扯面廣、案件復雜,核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
時間緊任務重。法院懲戒工作辦公室立刻組織人員進行調查,查閱評查結論、卷宗、相關材料,案件的審查報告、討論筆錄、與相關人員談話等,在此基礎上,形成了14份懲戒意見。

“懲戒意見材料報到懲戒委員會秘書處后,又被退回了4、5次,每次都需要補充大量事實。”

對于材料一再被“退回”,周劍鋒表示理解,違紀違法事實必須摸查清查,審核必須絕對認真負責,不能有一絲的模棱兩可,以免造成誤判對法官造成不良影響。

一個月的準備、幾次補充調查,14份懲戒意見這才遞到了專家們面前。

檢察長的異議聽證會

當一份“聽證申請書”通過電傳送到檢察長李明手里時,他已經通過電話得知自己即將被懲戒。

“我認為在案件相關認定問題上仍有需要溝通的地方。”他果斷勾選了“有異議”選項。

“我們歡迎對懲戒意見有異議的法官、檢察官提出意見,充分尊重并聽取他們的辯解和提出的有關建議。并以事實為依據進行票決裁定。”懲戒委員會專家委員李峰說。

8月3日,法官檢察官懲戒委員會全體會議召開前,李明和省檢察官懲戒工作辦公室負責人崔明一起來到了聽證會現場。

介紹案件經過、聽取本人陳述、專家發問......你來我往,十分激烈。

“他作為檢察長改變了承辦檢察官的意見,提起公訴,案件在后來評查時被認為是瑕疵案件,他應當負責。”崔明率先做懲戒意見報告。

“根據相關規定,懲戒條件之一為故意、重大過失導致的,我認為我不屬于這個范圍,根據整個辦案經過......”李明進行陳述。

“我認為他的辯解理由不充分,他應該承擔責任。”

“我認為他存在過失,但是不建議取消員額資格,建議采取其他懲戒方法。”

專家委員分別提出意見。

分歧時常出現。“專家委員會在進行逐項案件審議時,總會有不同看法,這很正常,有人認為是重大過失、有人卻認為不應當予以懲戒,每一位懲戒委員會委員都會充分發表自己的見解。”肖爽說,“我們對于每個法官檢察官的懲戒意見都要非常慎重,避免造成懲戒失誤”。

最終,經過全體委員集體會商票決后,認定該起聽證案件確有瑕疵,需要對李明進行懲戒,但他不負主責,屬一般過失,不應取消員額檢察官身份。

“比較滿意。我原以為會被取消員額,通過聽證申辯,竟然保留了這一身份。”對于最終結果,他長舒一口氣:

“我尊重組織作出的決定。接下來的工作,我只求問心無愧,更加慎重地履行好自己的職責。”

懲戒不是“大鍋飯”,不搞“一刀切”

朱中國作為法官檢察官懲戒委員會專家委員會主任,參與了懲戒意見評審全過程。

“實事求是”是他在接受采訪中最常提及的一個詞。

不論是面對周劍鋒、崔明,還是李明;不論是審理懲戒意見,還是提出質疑,他和整個懲戒委員會都始終牢記這一點。

“審理懲戒意見要回歸到案件的本來面目,而不是先入為主的定性。我們不會受法檢懲戒工作辦公室報上來的懲戒意見的影響。”

最初,法檢懲戒工作辦公室共提交了22名法官、檢察官懲戒事項,懲戒委員會通過審議并票決,最終對18名提出懲戒意見。

“被退回的四名懲戒意見有兩種情況,一種是不屬于懲戒委員會審議范圍,一些人員屬于違紀行為,與案件本身沒有構成連帶關系,應由紀委監委處理;另一種是法院、檢察院懲戒工作辦公室提交的材料不全、懲戒理由還不充分,需退回補充完善材料。”朱中國解釋。

“不能一刀切”是懲戒委員會審議時的另一個考量因素。是不是要懲戒?懲戒到什么程度?都要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判斷。

遼寧省某基層法院5名員額法官因一起案件被認定懲戒,但在疫情期間,為了維持法院正常運轉,根據地方實際工作情況,經法官懲戒工作辦公室與懲戒委員會秘書處商議,決定分批對5人實施懲戒,此次懲戒2人。

“懲戒不能是‘大鍋飯’,不論所犯過失輕重,都取消員額這是不科學的。為此,我們對一般過失的法官、檢察官進行誡勉談話等懲戒手段。”朱中國表示。

在懲戒意見落實方面,懲戒工作會后,要求“兩院”在30日內落實懲戒意見并進行結果報備,由懲戒委員會秘書處對懲戒意見落實情況進行跟蹤監督,并對落實懲戒意見不到位的,采取約談、通報等方式進行問責、追責。

“健全法官檢察官懲戒工作體系不僅能促進執法、司法質量的提升,對法官、檢察官起到警示、震懾的作用,也從專業的角度劃定了標準,規定了哪些行為是不被允許的,明確了司法的紅線。”在朱中國看來,懲戒手段還對不適合擔任法官,檢察官的人員進行了及時清理、純潔法檢隊伍,為即將開展的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工作提供了有效載體。

目前,遼寧省正在籌劃進行下一輪大規模案件評查行動。11月份左右,將提出下一批的懲戒意見。

來源:中央政法委長安劍 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泡椒黃辣丁網   sitemap
淘宝快3交流qq群 宁夏11选五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奖金多少 股票技术指标分析 万银鼎信配资 排三今天晚开奖 群英会20选5绝密算法 中小企业股票融资 三分彩开奖不一样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怎么算和值